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23 12 2014 小时 16,55

讲话, 教宗历数教廷内的十五大“病症”, 2014/12/22

工作人员圣诞团拜之际,教宗方济各邀请大家自我反省检讨“罪过”:从虚荣到自我感觉不可替代;从“精神上的老年性智障”到积累金钱和权力;从封闭的小圈子到世俗性的利益、嚼舌根的恐怖主义

Papa Francesco一一列举、一一详细说明十五大病症。圣诞瞻礼前夕,教宗方济各在接见罗马教廷工作人员时指出并解释了十五大几近罪恶的教廷内部现象,邀请大家为此向天主请求宽恕。“为了教育我们认识到谦逊的力量而在贫寒的伯利恒山洞中诞生的”天主,并没有被“选民”接纳,而是被“贫苦而淳朴的人”接纳了。这是贝尔戈里奥教宗要求其工作人员们为迎接圣诞瞻礼的告解中要做的“真正反省”。
    这些“病症”和“诱惑”不仅是教廷的问题,“自然也是每一名基督徒;每一个机构、团体、部会、堂区和教会运动团体所面临的危险”。但显然,教宗将上述病态视为首先是在他已经生活工作了二十一个月的环境中存在的现象。
    教宗方济各表示,“如果把教廷视为一个小的教会的榜样就好了。也就是始终严肃地、在日常生活中努力体现生命力、健康、和谐、本身更加团体、与基督更加合一的‘身体’”。教廷——作为教会,如果“没有具有生命力的关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真正的并且稳固的与基督关系”是无法生存的。一名教廷的成员,如果没有每天用那食粮滋养自己,就会变成官僚。“这份我们今天要讲的病症‘目录’将有助于我们准备好告解”。
    感到自己是“不朽的”或者“必不可少的”病症
    “一个从不做自我批评、从不更新、不寻求完善自己的教廷是一个病态的身体”。教宗指出,“到墓地扫墓会对有助于我们看到许多人的名字,这些人或许认为自己是不朽的、完美无暇的、必不可少的”。这些人变成了“主人、感到自己比他人优越、不是为所有人服务的。这种症状常常是因为追求权利、‘被拣选者’、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产生的”。
    过份追求外在轰轰烈烈的病症
    那些像福音里讲述的玛尔大一样的人,“只顾工作,不可避免地便忽略了‘更重要的一部分’:坐在耶稣的脚边”。教宗指出,耶稣“叫祂的门徒们‘歇一会儿’”,因为忽略了必要的休息,就会造成压力和急躁。
头脑和精神“僵化”的病症
就是那些“丧失了内心平静、生命力和胆识的人,藏在文件堆下变成了‘公文的机器’,而不再是天主的人”;不再会“因痛苦而哭泣、因喜悦而喜乐”。
过份策划的病症
“当宗徒们把一切都策划到了完美无缺时”,以为这样“一切就都会按部就班地发展,由此成为一名会计或者一名商业顾问。一切都准备得井井有条是必要的,但绝对不能陷入要把圣神封闭起来或者操纵神圣的自由的诱惑……。适应于自己习以为常、一成不变的位置太容易也太安逸了”。
协调混乱的病症
那些“丧失了他们之间共融”的人;“身体各功能丧失了协调性”的人,成为“制造噪音的乐队,因为成员之间不合作、没有在共融和团队体精神内生活”。
精神上的老年性智障
也就是“精神方面的能力衰退了”,“给人造成了严重的残疾”使其生活在“一种绝对依赖自身观念的状态下,而且其观念还常常是自己假想的”。那些“忘记了”与上主相遇的人;仅凭自己的“喜好、心情和癖好”行为的人;那些“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的人身上便可以清晰地看到。
竞争和虚荣的病症
“当把从属、服饰的颜色和荣誉勋章变成生活的首要目标时……。这种病使我们成为虚伪的人、生活在虚假的‘神秘主义’和虚假的‘清净无为’中”。
人生意义的精神分裂症
那些“两面派的人,这是平庸者和精神逐渐空虚的典型虚伪的结果,这种精神空虚是学位或者学术称号无法弥补的”。受传染的对象常常是那些“放弃了牧灵服务,只限于官僚事务、与现实和具体的人失去了联系的人。由此,他们制造了一个平行的世界,也就是说把他们严肃说教他人的一切都抛掷脑后”;过着一种“隐秘的”生活,常常是“骄奢淫逸”的生活。
嚼舌根和传闲话的病症
“他们驾驭他人,使他们成为(像魔鬼那样)‘传播是非的人’。许多情况下,他们‘杀人不见血地’将同事或者同会弟兄们置于死地。这是那些懦夫们所患的病,因为他们不敢当面说于是就背后嚼舌根……。我们要好好警惕这种嚼舌根的恐怖主义”!
将长上奉为神灵的病症
就是那些“对长上阿谀奉承”的人,“野心和机会主义”的受害者们、“服务但却只想着怎样从中得到什么而不是应该给予的人”。他们是“懦夫”,只追求“致命的自私自利”。有些长上也可能患这种病,“讨好他的下级以便换取他们的服从、忠实和心理上的依赖,但最终结果却是真正的同流合污”。
对他人无动于衷的病症
“当每个人只想自己、在人与人之间关系中失去了坦诚和热情时;当最权威的专家们并没有把他的知识为那些还不够十分专业的同仁服务时;当因为嫉妒或者城府心计,对他人跌倒幸灾乐祸而不是将跌到的人扶起、鼓励他时”,便是对他人无动于衷的病症。
哭丧着脸的病症
就是“那些以为绷着脸、不苟言笑、严厉傲慢对待他人——特别是对他们认为低他们一等的人——才会显得严肃的人”。教宗继续指出,而实际上呢,“喜剧表演式的严肃和毫无意义的悲观主义常常是害怕和对自己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宗徒应该努力做一个有礼有节、从容开朗、充满激情、向他人传播喜乐的快乐的人……”。教宗邀请大家做充满幽默感和自我调侃的人,“一点点健康的幽默对我们会有多大的好处呀”!
积累的病症
“当宗徒们努力寻求填补心灵的空虚时便会积累物质财富,并不是出于必要,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安全而已”。
封闭小圈子的病症
当“属于某一个小团体时便会变得比身体强大,某些情况下比基督本人还强大。尽管患这种病的人初衷是好的,但随着时间推移便会沦为奴隶,变成一种‘不治之症’”。
追求世俗利益和好出风头的病症
“当宗徒将他的服务变成权利时,他的权利也就变成了货物以换取世俗利益或者权利。这是那些如饥似渴地寻求将权利扩充,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栽赃陷害、诽谤诬陷或者诋毁他人声誉,甚至利用报纸或者杂志这样做的人所患的病。诚然,这是为了炫耀和显示自己比别人有本事”。这种病“对身体十分有害,因为使人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常常还以正义和透明为借口”!
最后,教宗方济各谈到自己曾经读过一篇文章讲“司铎就像是飞机,只有当他们失事时才会有人报道,但是,还在飞着的太多了。许多人对他们横加指责,但为他们祈祷的却不多”。这句话“千真万确,因为描述了我们司铎服务的重要性和复杂性;揭示了一名‘失事’司铎足以给教会的整个身体造成的危害”。

 
 

II

教宗接见圣座人员:需要反省,好能战胜诱惑

 Papa Francesco
教宗方济各12月22日在梵蒂冈克莱孟大厅接见圣座各部会首长和住在罗马的枢机们,与他们互贺圣诞节。枢机团团长索达诺枢机首先代表全体在场人员向教宗致词。教宗在讲话中强调,希望圣座成为“教会模式的小团体”。
教宗指出,为迎接圣诞节,需要作良心省察,这为众信友有益,为与圣座有密切接触的人更有益。他列出圣座患上的15个疾病,其中包括:争夺和自夸,协调不当和精神痴呆症,功用主义和结党派。
“圣座作为一个活跃的团体,就不能不汲取养料,不能不求医治疗。圣座同教会一样,必须与基督有个充满活力、个人、真实及坚固的关系。圣座人员若不每日以基督的食粮为养分,就会成为官僚(拘泥形式的人、功用主义者、受雇的人):一个变得枯干,渐渐死去,被人丢到远方的枝条。”
教宗列举圣座患上的第一个疾病是“觉得自己永世长存,没有过错,甚至不可或缺。这种选民的情结往往源自权力欲。这是福音中愚蠢富人的疾病,他以为自己能永世长存(参:路十二13-21);这也是那些将自己当作主人的人的疾病,他们觉得自己高于众人,而不是服事众人。”
教宗接着举出“过分操劳的玛尔大主义”,它如同在圣女玛尔大身上发生的那样,使我们忽视耶稣,那“更好的一份”(路十42)。“神智麻木症”也是严重的疾病,它使我们“失去与人同喜同悲的人性感觉”。
教宗谈到过分着重制定计划和功用主义的疾病,他说:“将一切准备妥当是有必要的,但绝不可陷入诱惑,锁住及驾驭圣神的自由。这自由永远比人的各种计划更伟大、更慷慨。我们不可驯化圣神。”教宗也批评“协调不当”和“精神痴呆”的疾病,称患这疾病的人“忘记了”与上主的相遇,日益成为“他们亲手雕塑的偶像的奴隶”。
教宗表示,一旦外表、衣着颜色和追求荣誉成了生活的首要目标,就会患上争夺和自夸的疾病。他们的所好是“基督十字架的敌人”。他也谈到“存在的精神分裂症”,患这疾病的人度双重生活,经常放弃牧灵服务,只做官僚事务,与现实生活和具体的人脱节。
教宗再次谈到说人闲话、背后议论人和流言蜚语的弊端。他说:“这是懦弱人的疾病,他们没有勇气当面说,却在背后议论。我们应谨防说三道四的恐怖主义。”教宗也责备将长上奉若神明的疾病,患这种病的人向长上献殷勤,“为自己得到好处”。“他们是事业心和机会主义的受害者,宁愿敬拜人而不敬拜天主(参:玛二十三8-12)”。
对人冷漠和“哭丧着脸”也是一种疾病,患这病的人“好发脾气和暴躁”待人。教宗说,其实,“过分严厉和无益的悲观常常是自己害怕和没有安全感的征兆。我们不可失去那喜乐精神,而应充满幽默感,甚至自嘲,即使在困境下,它也使我们成为和蔼可亲的人。”
教宗指出,必须避免“喜欢积累的疾病”,这种疾病为填满内心空虚,便积累物质财富。这样做不是出于需要,而只为感到安全。另一个疾病是结党派,“对小团体的归属感比归属教会和基督更强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疾病奴役团体成员,成为一种癌症。
这些疾病“为每位基督徒都有危险,个人和团体也都会被染上”。教宗强调,只有圣神能“治愈各种疾病”,扶助“一切净化的真诚努力和皈依的善意”。“痊愈也是个人和团体意识到自己的疾病及决意得到医治的果实,耐心、坚韧地忍受疗法。”
最后,教宗要求众人祈求童贞圣母玛利亚,治愈我们每个人“罪恶的创伤”,使“教会和圣座部会健康,并成为医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