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01 12 2014 小时 20,47

采访, 在返程飞机上, 1/12/2014

教宗表示“我在清真寺祈祷:上主啊,让这战争结束了吧!

在返程飞机上接受采访时,教宗方济各谈到了宗教对话:要求伊斯兰政治、学术和宗教领导人谴责极端势力恐怖主义。与东正教会合一问题:部分东方教会的那种模式不是我们要走的道路。“我要到伊拉克去”、“渴望与莫斯科宗主教见面”

Papa  Francesco发自伊斯兰-罗马专机上的报道
教宗方济各想到伊拉克去,从未放弃这一计划;想与莫斯科宗主教见面,这是教宗方济各在从土耳其返回罗马的专机上与随行记者们交流时谈到的话题,特别提到了在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的祈祷。
排斥伊斯兰现象
我真的认为,不能说所有的伊斯兰信徒都是恐怖分子,就像不能说所有的基督徒都是极端主义分子一样。我们也有我们的极端主义分子,各宗教都有这种小团体。……我们要区分究竟什么是宗教建议给我们的、一个具体的政府怎样具体地应用。多少次,有人打着宗教的名义但实际上却不是宗教。
            排斥基督信仰现象
            我不想用缓和的词汇:他们把我们基督信徒赶出中东了。有些时候,就象在伊拉克摩苏尔看到的,基督信徒得离开要么支付保护费。有时侯,他们带着白手套将我们赶走了。
            宗教对话
            就此而言,我或许与宗教事务部主席及其随员们进行了最美好的对话。……现在看起来宗教对话已经到了尽头,但我们应该作出质的提高。我们应该让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对话,这是美好的:不同的男女老少们相互交流经验:他们不谈神学,而是谈经验。           
            在清真寺祈祷
            我到土耳其是以一名朝圣者身份去的,不是游客。……当听到穆斯林大教长给我讲可兰经中的玛利亚和洗者若翰时,我特别想祈祷。我问他,我们可以祈祷一会儿吗?他回答我说“好、好”。我为土耳其、为和平、为大教长、为所有人、为我自己祈祷。我说:上主,让这场战争结束了吧!那是虔诚祈祷的时刻。  
大公运动前景
上个月主教会议期间,我曾和与会的东正教会代表伊拉里昂大主教谈了这个问题。……我相信,与东正教会我们已经走在这条道路上了。如果我们要等神学家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那这一天是永远也不会到来的!我是很怀疑的:神学家们工作的很好,但是阿特纳戈拉曾经说过:“把神学家们都送到一个岛上去讨论,我们继续走我们的道路”。合一是一条应走的道路、应该做、应该一起做,精神上的合一:一起祈祷、一起工作。然后,还有鲜血的合一:当基督信徒被杀,鲜血便凝聚在了一起。我们的殉道者们正在呐喊:我们是同一个。这就是鲜血凝成的合一。勇敢地走这条路,向前、向前。这是有些人无法理解的。东方天主教会有权存在,但服从罗马天主教会的东方教会问题已经是另一个时代的话题了。 应该走另外一条道路。
我愿意与莫斯科宗主教见面
我让人告诉基里尔宗主教:你想我们在哪里见面,你叫我、我就去。但目前因为乌克兰战争等,他的问题太多了。我们两人都想见面、继续向前。……应该继续先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指出的:帮助我找到东正教会也可以接受的罗马主教行使首席权的方式。
教会分裂的最初原因
我觉得在这段合一历程中最深有感触的是在圣神堂的讲道词:只有圣神的道路才是正确的。……教会没有自己的光,应该看耶稣基督。分裂是有的,因为教会过多地看了自己。在餐桌上我和巴尔多禄茂一世谈起:一位枢机把教宗的绝罚带给宗主教的那一刻:那时,教会看自己看得多了。一旦只看自己,便会自以为是了。
教会的首席权
今天的拉丁礼中我们为牧人和首席权祈祷。今天,他们在我面前这样说的。为了找到可以接受的表达方式,我们应该到第一千年的教会时代。但我并不是说第二个千年的教会错了:不是、不是的!教会完成了她的历史历程。现在的道路是带着圣若望·保禄二世指出的向前。
过度保守派对开放持怀疑态度
请允许我说,这不仅是我们的问题。也是他们东正教会的问题,隐修士、隐修院的问题。……早在真福保禄六世时代就开始讨论共同庆祝复活瞻礼的问题,但没有达成共识。
我曾听到一名东方教会人士说“我的基督再过一个月复活”。我的基督、你的基督,有问题。但我们应该尊重他人,永远也不要放弃对话、不要谩骂、不要弄脏我们、不要讲别人的坏话。如果一个人不愿意对话,……,那就忍耐吧,谦逊和对话。
我想到伊拉克去
我想到难民营去,但还需要多一天的时间,许多因素导致了未能成行。……借此机会,感谢土耳其政府慷慨地援助难民。……我想去伊拉克,我同宗主教萨科枢机谈了这个问题,目前是不可能的,如果现在去,可能会给当局、安全方面制造问题。
我没有与埃尔多安谈及欧盟
没有,我们没有谈到这一问题。很奇怪,我们谈了很多问题,但没有涉及这个。
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核武器
我坚信,我们正处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其背后是敌意、政治问题、经济问题,为了挽救金钱至上的体制,而不是以人为中心。……在核武问题上,人类没有吸取教训。天主给了我们创造物,……人创造了可以用于很多好事的核能,但人却用来摧毁人类。
亚美尼亚种族屠杀
土耳其政府率先作出了举动,埃尔多安总理在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纪念时写了一封信。……他伸出了手,这是积极的。……我们应该为各民族的和解祈祷,明年,预计举行大屠杀纪念活动,我们希望走逐渐相互接近的道路。
主教会议以及倍受争议的关系
主教会议是一个过程、一段历程。主教会议不是议会,而是受到保护的空间,因为圣神可以这里讲话。即便是最终文件,也并没有完全终结这一历程。为此,不能只看某个人或者某一个草案的意见。我不同意——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公开说今天这个人说了这个,但是可以公开真正所发生的一切,所说过的话:主教会议不是议会,需要保护,让圣神能够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