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30 01 2020 小时 01,04

01/29/2020, 101/29/2020

东正教原教旨主义拥护者卓别林神父安息
他的离世(享年51岁)在某种程度上,给俄罗斯东正教徒留下了空白。未知谁人愿意填补这个空白,特别是那些能够将最明显的不宽容与建立全面关系的能力相结合的人,以激发反应并利用它们开创新的外交道路,以期希望绝交(也与其他东正教教堂一起),然后利用谈判带来新的机会。
 

Papa Francesco- 卓别林神父 (Vsevolod Chaplin) 因意外中风导致心脏骤停,于1月26日意外去世,享年51岁。 多年来,作为莫斯科基里尔宗主教(Gundjaev)的主要合作者之一,这位神父在莫斯科市中心的Nikita Gates的圣刁多禄堂的园地倒地,他曾经有4年时间是堂区神父。 救护车几分钟后到达,确定他死亡。

卓别麟神父在宗主教区外交事务部服务了二十多年后,作为社会关系负责人,于2015年被免职,当时主教长决定解散中央结构内最激进倾向的代表,例如作为新闻记者谢尔盖·查普宁(Sergej Chapnin),他是更「亲对话」派的代表人物,恰恰是卓别林,这是最激进和毫不妥协的东正教派的参照点。

他的死引起了非常矛盾和热情的反应,多年来,他是关于民族认同和俄罗斯与自由主义和「道德堕落」的西方之间的对立问题的公开辩论中,最著名的主角之一。

自1990年代以来,牧首基里尔一直避免对自己的第一批合作者的去世发表言论。自1990年代以来,年轻的卓别林就已经开始担任神学院教职人员,以在发展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社会学说时感到自己的存在。 在2000年的主教会议上,这项工作产生了关于教会与社会之间关系的重要文件,该文件以某种方式充当了新任总统普京的意识形态纲领。

卓别林神父热情地支持2014年在乌克兰举行的普京大选,这场大选将东正教的主权提升到了一个更加极端和更具侵略性的水平,这件事激起了与基里尔本人的分歧,基里尔本人并不认同这种政治宗教意识形态。

在他的青年时代,卓别林神父并不那么激进;相反,他表现出对东正教的普世对话和国际关系非常有利,他是当时的大都会基里尔领导的部门成员,并与时任大都会伊拉里昂的现任主任一起工作。

2009年,由于基里尔(Kirill)被任命为牧首,卓别麟成为了族长中最知名的面孔,他在媒体上进行了干预,以说明东正教俄罗斯能够承受西方政治所施加的世俗主义和全球主义衰落带来的影响。

自2015年以来,卓别林神父作为一名简单的堂区司铎,但他继续以越来越多的威胁和启示性声明对社交网络进行干预,煽动「东正教十字军」反对伊斯兰教和世俗主义,甚至邀请信徒不要害怕核武器。

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战争:「与美国人不同,我们不担心大城市的破坏,已经生活在永恒层面的人们应该害怕什么? 即使没有大都市的种种诱惑,乡村深处的俄罗斯也将生存,确实,他们将过上更纯净的生活。」

实际上,像这位作家一样,那些非常了解卓别林神父的人,并没有给人以阴郁的蒙昧主义者的印象,他们怀念中世纪的文明。 神父卓别麟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即使与最坏的敌人在一起也能坐下来交流和分享美食,他的观察力十充足而又敏锐。 他还能够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帮助有需要的人。

今天的另一位伟大的俄罗斯公众人物安德肋·库拉耶夫执事(Andrej Kuraev)说,卓别林神父成功地建立了一种「原子正统」模型,这种模型基于「死亡和仇恨神学」,这使那些在当代解体中寻求强大身份的人们着迷于这个世界,其中许多人今天都感到有这种精神需要。他的去世在俄罗斯东正教小区留下了空白。

尚不清楚谁人意填补这个空间,特别是那些能够将最明显的不宽容与建立全面关系的能力相结合的人,以激发反应并利用它们开创新的外交途径,以期希望绝交 (也与其他东正教教堂一起),然后透过谈判带来新的机会。

他的许多信徒都在他度过最后几年的教堂里为他哀悼,而今天的俄罗斯似乎没有那种能耐去解释,没有了卓别麟神父巨大而迷人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