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04 06 2019 小时 16,34

采访, 06/03/2019

教宗:大公主义意味着一起同行迈进而不是等待神学家

教宗方济各在从罗马尼亚返程航班上接见记者。欧洲必须恢复「拓荒者的奥秘」。「政治家绝不能、永远不要播下仇恨和恐惧。」聆听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话,「给我力量,我感受到我的根源受到滋养,这有助我向前迈进」。

 

Papa Francesco- 大公主义就是「一起同行迈进」、欧洲必须重新「开拓者的梦想」和政治伦理、「政治家绝不能、永远不要播下仇恨和恐惧。」这些是今日记者会提问的主题。教宗方济各一如既往,从罗马尼亚的锡比乌返回罗马的航班上举行记者会。

关于大公主义的问题,是跟东正教达内尔宗主教 (Daniel) 友好的相遇引发。教宗方济各回答说:「大公主义」是「是通过走路、走在一起、一起祈祷来完成。我们有历史上的血的大公主义:当基督徒被杀时,没有被问:你是天主教徒吗? 你是正教吗? 你是路德会吗? 他们会问:你是基督徒吗? 正如我们在《玛窦福音》第25章所读到的那样,有见证的大公主义、血的大公主义,以及穷人的大公主义,要走在一起帮助穷人、病人和坏人。 走在一起,不需要等待神学家同意有共融圣事才可以同行迈进。 大公主义与爱德行为及彼此相爱一致的。」

教宗方济各还回答了一个问题:「我们在欧洲看到,不需要兄弟情谊而宁愿单独上路的人,不断增加。」

「我在斯特拉斯堡谈到了这个问题,当时我获得『查理曼奖』;然后在欧洲协议周年纪念日,在梵蒂冈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一起发表演讲。还有第五次演说,和亚琛的市长一起。 欧洲不必说:处理它并继续前进。我们都对欧盟负责,欧盟轮值主席国不是一种礼貌的姿态,而是每个国家都有责任的象征。」

如果欧洲不能在未来全面挑战中坚持下去,它将会枯萎。 我说,欧洲的母亲正在成为一个祖母,也许有人可以偷偷问:这不是70年前开始冒险的终结吗? 我们需要恢复开拓者的梦想,重新发现欧洲并克服边界的分裂,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身份并且必须保护它,但我祈祷欧洲不会让自己被悲观主义和意识形态所克服,因为它受到了意识形态攻击,还有小规模的利益集团诞生于欧洲。 想想分裂的欧洲,让我们从历史中学习,让我们不要回头。」

在回答关于意大利政治的问题时,教宗方济各承认:「我不懂意大利政治。」他说:「我是意大利人。因为我是意大利移民的儿子:我的血统是意大利人。我的兄弟们,其他人都有公民身份。我不想有这个身份,因为在他们取得的时候,我已是一位主教,我说:『不,主教必须来自本国。』我不想接受。这就是我没有的原因。他继续说:「在许多国家的政治中,不少藴藏了腐败的疾病:无处不在。」

无处不在:不要明天就说:『教宗方济各说意大利政治腐败』:不是。我刚说的,到处都是政治疾病,其中之一是堕落腐败.....,普遍存在的。拜托,嗯?不要说一些我没说的话。一旦他们告诉我政治协议如何:在会议桌上召开九位企业家会议;他们讨论同意他们的业务发展,并最终,在无数小时后,无数咖啡 (聚会) 之后,他们同意了。」

「他们撰写会议记录,他们做了摘要,他们阅读了......同意吗?同意。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拿着威士忌庆祝,然后他们开始起草文件签署协议。当这些文件通过的一刻,在桌下,我和他......我们将在桌子底下再做一笔交易。这是政治腐败,到处都有。我们必须帮助政治家要诚实,不要拉起不诚实的旗帜,即诽谤、抹黑、制造丑闻......而且经常播下仇恨和恐惧:这太可怕了。一个政治家绝不能、永远不要播下仇恨和恐惧;但要播下希望。公平,很高要求:但希望。因为他或她必须领导这个国家,而不是让人民害怕。」

最后,教宗回复一位记者,他提及教宗本笃十六世就像一位祖父,教宗方济各回答说:「每次去探望他时,我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握住他的手,让他说话。 他讲的很少,他讲的很慢,但却同样有深度。 因为教宗本笃的问题是膝盖,不是他的头脑:他非常清醒,给我力量,我感我的根源受到滋养,这有助于我前进。 我觉得这个教会的传统,不是博物馆内的展品。 传统就像根源,它给你滋养成长,你不会变得像根,不会:你会蓬勃发展,树木会长大,你会结果子,种子将成为别人的根。 教会的传统总是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