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01 10 2018 小时 20,07

采访, 2018 September 26

施安东神父谈圣座与中国协议:增进信任令人感到大有希望
中国教会问题专家施安东神父表示,在与中国对话方面,教宗方济各与他的前任圣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一脉相承。“现在需要致力于培育工作”。

Papa Francesco-在中国的天主教徒都知道,圣座与他们的国家签署了一份“令许多人热切期待”的协议:宗座米兰外方传教会的施安东(Antonio Sergianni)神父如此表示。他曾在中国生活了24年,在本笃十六世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函》时期曾是万民福音传播部中国事务部门的成员。

施安东神父9月24日接受《梵蒂冈新闻网》采访,谈了他对这份协议的看法。他认为,这份协议将有助于梵蒂冈与中国当局增加彼此信任、相互了解的气氛,而且双方会互通讯息。中国当局同意成立一个新教区,也接纳教宗对在中国的天主教会行使精神和圣统上领导的职责,这乃是信任的明证。以下是采访内容。

问:9月22日签署的是一项重要协议,它是在经历了圣座与中国彼此接近的各个阶段后酝酿而成。是否可以说,教宗方济各与他的前任,尤其是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在这个方向上一脉相承?

答:绝对如此。若我们重新阅读2007年本笃教宗致在中国的教会的信函,就会了解这份协议所揭示的全部意义。本笃教宗的《信函》论述在中国的教会的处境,谈到教会的合一、张力,以及关于主教牧职的教义。教宗公开谈到对话,甚至引证梵二大公会议,指出也必须尊重和爱那些持不同思想和行为的人,因为这有助于同他们对话。本笃教宗在《信函》中两次引用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的话,表达希望与在中国的教会公开对话的心愿。圣若望保禄二世曾说:“我期望敞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对话的空间,克服过去的互不了解。”本笃十六世也在《信函》中谈到主教的任命,再次提出对话的期望,写道:“我希望在主教的任命上达成协议。”

问:这几天您可能已经听到中国方面对协议作出的一些评论。据说中国电视新闻也报导了这消息,那么在中国的信友和一般民众有哪些反应呢?

答:信友们喜悦地接纳了这份协议。我得知,一位蒙教宗宽恕的主教邀请他地区的司铎们庆祝了这个事件,他们很高兴。无疑,人们对此期待已久。两个星期前我还在中国,我见到一些人,包括司铎、主教,也有政府代表。他们都对我说,他们热切期待能签署协议。即使存在一些困惑,却也怀有教会的重大希望和热切期待。当然,他们也说还会有苦难,但若保持和增进一种信任的气氛,将会克服未来的困难。

问:政府任命的主教合法化、打破两个对立团体的局面,在您看来,这对许多保持与罗马圣座共融、经常付出个人代价的人所蒙受的痛苦是否合乎公道?

答:许多人为了教会和忠于基督遭受了苦难。本笃教宗的《信函》承认这一点并对他们表示赞赏,这在今天依然如此:为了基督而受到的痛苦任何人都不能抹去,它继续是一份珍贵的宝藏。向前看并不是说将过去一笔勾销。在一种信德的动态中,生命源于十字架:基督的复活是十字架的果实。基督复活时并没有否认祂的死亡,而是将之转变。本笃教宗就这痛苦表示,“我表达我弟兄般的关怀。我为你们对基督的忠贞而喜悦,你们的忠贞有时也付出了极痛苦的代价”。教宗也说,珍宝经常是“胜利的泉源”,即使当时看起来可能是一种失败。为基督受苦的人将蒙受祂的酬报。我甚至认为,这份协议也是那些苦难的果实。

问:您认为,这份协议将能帮助或促进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成长吗?

答:我确信如此。这份协议并不是一个神通广大的指挥棒,点一下就能即刻解决所有问题,而是随著时间的延续将会促使教会成长。首先,它将透过宽恕和增进真实的共融来具体地促进修和进程。这需要一种在修和上的艰辛努力。但也要看到,藉著这份协议,许多修和进程中的障碍都会被移除,因此能增进修和。如果谈对未来持乐观还是悲观态度,我只记得有一次本笃教宗和我谈起这个问题,那时我们在谈论在中国的教会的处境,他说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是两种思维范畴,是人性上的,且过于狭隘。基督徒深信人类历史由天主引领,因此怀著希望看待现实。如果教会历经艰辛走到这一步,那就值得希望众人在未来都会获益。因此,这协议必能帮助在中国的教会成长。

问:在主教任命的问题上,现在将怎样实践呢?教宗的自由度将有多大?在过去祝圣的与罗马圣座共融的主教们也将受到政府的承认吗?

答:我们不知道协议的细节。这些问题肯定已经研究过了。就我们所知道的,这将是一种共同参与的实践。协议有待完善,作为临时性解决方案,圣座接纳由基层、教会团体,包括国家机构介入的指定主教候选人的程序。政府则接纳最后的决定,如果一个候选人不受欢迎,而且教宗认为不够资格,政府当接受这最终的决定,然后重新开始。这似乎是协议的内容,但我们并不知道细节。无论如何,事实正是,在任命问题上同意让教宗作出最后决定,主教的任命因此由伯多禄继承人决定。至于罗马圣座任命而政府不承认的主教们,肯定会有一个承认的程序。这要逐一看待每项个案,无疑这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之一。这份协议是一个基础,一个解决仍摆在桌面上的许多问题的条件。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培育。现在比以往更重要的是信仰的成长和品质;帮助信友的良知在信德内成熟,因为这一切都属于信仰范畴。它不是政治讲话,而是牧灵、教会及信仰话题。需要培育处于隔离的司铎们,扶持感到孤独的主教们。因此,有能力加强接触、帮助他们得到培育,这对梵蒂冈也将是一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