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宗方济各
我们将通过这一博客,在一周之内发表教宗方济各讲话 的中文版、教宗每主日的三钟经祈祷讲话、周三例行公开接 见要理、每天清晨在圣女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讲道。 教宗的讲话言简意赅、直入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他 的话不需要任何评论或者理论说教,只要认识了解、反思默 想足以

IN CAMMINO CON PAPA FRANCESCO
Con questo blog vorremmo mettere in circolazione, entro una settimana, anche in cinese,
le parole che Papa Francesco ci regala all’Angelus di ogni domenica, nella Udienza del Mercoledì, e nelle celebrazioni quotidiane di Santa Marta.
Papa Francesco parla in maniera chiara e diretta, parla al cuore di ognuno di noi. Le sue parole non hanno bisogno di commenti o teorie, ma di essere conosciute e meditate.
HOME - 主页     FOTO - 照片     RICERCA - 搜索     MOBILE - 移动

博客归档 - Archivio blog

Angelus
三钟经


Regina Coeli
天皇后喜乐经


Biografia
生平简历


Costitu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宪章


Discorsi
讲话


Encicliche
通谕


Esortazioni Apostoliche
宗座劝谕


Interviste
采访


Lettere
书信


Lettere Apostoliche
宗座书函


Messaggi
文告


Motu Proprio
自动诏书


Omelie
弥撒讲道


Preghiere
祈祷


Santa Marta
圣女玛尔大之家


Udienze
周三公开接见


Viaggi
出访


Servizi
服务


SPECIALE TERRA SANTA
圣地专题报道


messaggio in italiano
撰稿 Gigi Di Sacco
日 01 10 2018 小时 19,50

采访, 09/26/2018

教宗:我对与中国的协议负责

教宗方济各在返回意大利的航班上,为北京与教廷签署《临时协议》的价值辩护。他感谢国务卿为此所做的努力,也为那些像陈日君枢机那样对协议不理解的人祈祷。教宗纪念那些受苦的教友,他说:真的,他们会受苦。在《协议》中有痛苦

 

Papa Francesco- 教宗访问波罗的海国家之后,在从塔林返回罗马的飞机上,就最近关于主教任命与中国签署的临时协议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教宗说:“是我签署了梵蒂冈与中国之间的协议”; 被逐出教会的主教档案“放在我的桌子上”; “我签了字,取消他们的绝罚,让他们重新回到与教会的共融中。” 教宗又说:“在任命主教时,政府将与候选人进行对话,但由罗马任命。”

有记者提到“中国一些天主教徒,包括陈日君枢机‘指责’教宗负卖教会给中国政府”。教宗提及这些人并为“那些不理解协议或那些数十年生活在地下痛苦中的人们”祈祷。

教宗在答记者问时特别赞赏圣座国务院为此所做的努力,并提到“那些遭受过苦难的教友”说:“这是真的,他们会受苦。在《协议》中有痛苦”。

以下是教宗就与中国协议回答记者的全文:

记者: 三天前,教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 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些关于协议内容方面更多的信息,因为一些中国天主教徒,尤其是陈日君枢机,指摘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痛苦之后,您将教会负卖给北京政府。 您如何回应这些指责?

教宗方济各: 这是梵蒂冈委员会和中国委员会之间多年对话的过程,以确定主教任命的问题。 梵蒂冈团队工作了很多。 这其中我想特别提一些人,特别是切利总主教(Claudio Maria Celli),他年复一年、耐心地推动双边对话; 还有72岁高龄的罗塔.格拉齐奥西神父(Rota Graziosi)他是一位谦卑的教廷官员,他希望做一位堂区神父,但却留在教廷,推动与中国对话的进程。此外当属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Parolin),他非常热心忠诚,也极有钻研的精神,他研究了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文件,包括日期、标点和笔记,这给了我很大的保障。此外,其他成员也非常专业,他们推动了整个对话的进程。当然我们都知道,达成和平协议或谈判时,双方都会有损失。 这是规律。 双方都会有损失。但我们必须继续前进。我们往前进了两步,又后退一步,前进两步,后退一步。有时甚至几个月过去了,双方没有相互沟通。然后在天主的时间,也好像是中国人的时间,慢慢的进行。这是智慧,是中国人的智慧。有关主教的个案被逐一研究,最后每个人的档案都放到了我的办公桌上。而且,我负责签署这些主教的案件。然后就是协议草稿,也放到我的桌子上。我们对草案进行了讨论,我提出了我的想法,然后继续讨论。我有想到其中的阻力,和那些受苦的教友。这是真的,而且,他们会受苦。在协议中,总是有痛苦。他们的信德很伟大。他们给我们写信,表示只要是伯多禄继承人、教廷所说的,就是耶稣所说的。这些人的殉道精神今天仍在继续。他们是伟大的!我签了协议。至少,我签署了该协议的全权授权信。我承担所有责任。我所指定人工作了十多年。这不是一时兴起。这是一条通道,一条真正的道路。

然后,我经历了一个轶事和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第一件就是那位教廷前任大使所写的著名的公开信发表之后,世界各地主教们写信给我,清楚地表达对我的支持和祈祷。另外一封来自中国信众的信,由两位主教签名,其中一位属于传统的天主教会,另一位属于爱国教会。两位主教一起签署,他们都很忠诚。对我来说,这是来自天主的标志。另外一则轶事:我们忘记了在拉丁美洲,350年来都是由葡萄牙和西班牙国王任命主教,而教宗只是法律上承认合法。感谢天主,这样的做法在拉美已经结束。 另外,我们也忘记了奥匈帝国时期。玛丽亚-德肋撒厌倦了任命主教,并交还梵蒂冈执行。感谢天主,这也不再重演。但是,这次不是他们任命主教,而是与最终候选人对话,而由罗马任命,由教宗任命。最后,让我们为那些不理解和那些多年背负地下痛苦的教友们祈祷。”